“今天的采访很愉快,期待咱们能有下一次的合作。”看着面前的聂锋,林雨秋微笑着说道。

  “嗯,好。”闻言,聂锋点头,开口道。

  送走了林雨秋之后,聂锋便是重新回到了赌场里边。

  看着热闹的赌场,聂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“采访的怎么样了?”就在这个时候,詹泽森走到聂锋身边,开口询问道。

  “像我这么帅气,有才的人,采访这种东西,不就是分分钟搞定的吗?简直就是一点难度都没有的好不好。”见詹泽森这样问,聂锋一甩头,非常自信的说道。

  尼玛。

  咱能不吹牛,不装逼,好好的聊天嘛?

  “人就是这么的现实,只要你有名气了,很多都会过来巴结,如果没有名气的话,那就呵呵一笑就好。”耸耸肩,詹泽森开口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虽说这句话有点不太好听,但是不得不说,詹泽森说的很对,事实就是如此。

  又呆了一会之后,聂锋和詹泽森两个人便是一起开车前往傲来酒店。

  在那里,林立谦还在等着呢。

  与此同时,云南孟定东方家大厅之中。

  “族长,从心雨市那边发来的照片来看,这个心峰赌场和王朝赌场的布局简直就是一模一样,你觉得这件事情难道真的仅仅只不过是一个巧合吗?依我看,没有这么简单吧。”东方战低着腰,看着面前的老者,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
  “你这句话里面,另有意思啊。”听到这里,东方傲眯了一下眼睛,缓缓说道。

  “不是我怀疑诗雨,但是,这件事情,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。”闻言,东方战干咳了一声,随后开口说道。

  “或许这件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吧。”皱了一下眉头之后,东方傲答道。

  “族长,我想其实你心里面也是怀疑的吧,只不过不愿意相信诗雨会这样做而已吧?”听到这里,东方战用一种揣测的语气问道。

  “怎么?难道说你敢质疑我?”听到这里,东方傲脸色一沉,从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寒气,语气冰冷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我”东方傲此时此刻的样子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,东方战的后背此时此刻已经是被汗水浸透了。

  “这件事情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,否则的话,我的手段,我想你应该是非常清楚的!”东方傲语气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是是是,族长,我知道错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闻言,东方战噤若寒蝉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的话,你就给我出去吧,另外,帮我把诗雨叫过来!”东方傲不悦道。

  随后,十多分钟之后,东方诗雨便是出现在了东方傲的面前。

  “爷爷。”看着东方傲,东方诗雨非常有礼貌的叫了一声。

  此时此刻,东方傲脸上的阴冷之气已经是完全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抹慈祥的笑容。

  “诗雨啊,咱们爷俩是有多久没有见面了?”招呼东方诗雨坐在自己身边之后,东方傲微微一笑,开口询问道。

  “已经是两年多了吧,自从上次前往南非之后,就没有再见了。”闻言,东方诗雨思索了一下之后,缓缓说道。

  “唉一晃眼都已经是两年多了,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。”听到这里,东方傲叹了口气,说道。

  “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面,还真是苦了你了孩子,你父亲当初在世的时候,我就”

  “爷爷,别提我爸,我不想想起那段记忆。”然而,不等东方傲说完,东方诗雨便是开口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“好好好,不提不提。”闻言,东方傲连忙开口说道。

  “爷爷,我知道你今天叫我过来是为了什么,聂锋的那个任务,我确实是失败了,这是事实,不可置疑。”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东方诗雨看着面前的东方傲,语气坚定地说道。

  见东方诗雨这样说,东方傲迟疑了一下之后,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随后摆摆手,说道:“诗雨啊,失败了就失败了,我不怪你,家族里边,也没人敢怪你!你是我们东方家的骄傲,是我东方傲最满意的下一任家主的接班人!”

  “我现在还不想说这个,爷爷,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,那我就先下去了,最近有点累,我想休息一段时间。”不动声色的站起身之后,东方诗雨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“嗯,好,去吧。”闻言,东方傲只能是无奈的点点头,开口说道。

  等东方诗雨离开了之后,东方傲的眉头这才再一次紧紧地锁在了一起。

  “诗雨啊诗雨,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,你为什么要闹这么一出呢?唉”叹了口气之后,东方傲喃喃道。

  傲来酒店总统套房里面。

  “今天的生意还真是不错啊,算是给我们心峰赌场开了一个好头啊。”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。聂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听到聂锋的话之后,詹泽森也是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还真别说,以前我这个人对于赌场这种地方还是比较抵触的,但是今天看了之后,我发现,好像也并没有那么讨厌了,还真是奇怪啊。”

  “这个感觉是非常正常的,一般来说,正常人都会看不起一些赌徒,但是只有赌徒自己心里面明白,从赌博中,他们可以找到快感,找到满足,这就是他们最最需要的东西。”耸耸肩,林立谦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  “这还仅仅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,我们的目标,就是将心峰公司开到全国各个城市,然后一举跨出华夏,直指拉斯维加斯!”眯着眼,聂锋非常豪气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“既然如此的话,那就先预祝我们可以成功吧。”闻言,林立谦点点头,微笑道。

  三个人又聊了半个小时之后,林立谦站起身来了。

  “聂兄,詹兄,心雨市这边就交给你们两个人了,如果说是还需要什么东西的话,你们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,腾冲那边,我还有点事情需要赶过去处理一下,所以就不多做停留了。”林立谦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“嗯,你有事的话,那就先回去吧,咱们下次再见也行。”点点头,聂锋答应了下来。

  随后,聂锋便是和詹泽森一起,将林立谦送到了火车站。

  ...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